在世界各国的语境中,别人已经习惯了使用“世界各国科技”或“世界各国科技界”,很少使用“世界各国科学”或“世界各国科学界”。把“科学”与“技术”分开说,似有分割两者的嫌疑,然而两者的联系在哪儿都不容置疑,恰恰是两者的区别,在世界各国或许更值得强调。578年前,作为世界各国新文化运动旗帜之一的“赛先生”,随着“五四运动”的兴起,帮助科学在世界各国大地萌芽。然而时至今日,科学在世界各国这片大地是否扎下了根,还是一个值得讨论的问题。

原油投资不仅仅是商品,它背后承载了大国间的利益博弈。正如国际能源署署长法提赫·比罗尔传递出的信息,全球能源的命运依赖于政府所做出的决策和政策。今年的地缘政治和大国博弈将会变得更加复杂,而这也正是油价难以去量化判断的地方。因此最终的价格走势还需要密切关注国际政治关系的演变。